亚博体育微博·海底捞往事:张勇其人
来源: 匿名 2020-01-11 13:16:08 热度:4253
当时,海底捞的全资子公司颐海国际上市,被外界认为是海底捞上市的前哨。据海底捞9月24日公告,此次将全球发售4.25亿股,其中香港发售3820.8万股,国际发售3.86亿股。24年间,海底捞从寻常街头一锅热腾腾的火锅成长为搅动资本市场的头牌中式餐饮企业,张勇功不可没。海底捞的火锅版图不断扩张。杨小丽也成为海底捞日后发展的一员猛将:19岁成为海底捞第一家店的经理,21岁海底捞去西安开店,她被张勇派去独

亚博体育微博·海底捞往事:张勇其人

亚博体育微博,海底捞上市 张勇的温情与冷酷

8号楼工作室/出品

梁超/文

刘洋/编辑

两年前,张勇第一次在港交所敲锣的时候,并未吸引如此多的媒体目光。

当时,海底捞的全资子公司颐海国际上市,被外界认为是海底捞上市的前哨。

两年之后的9月26日,张勇在港交所再次敲锣。锣声落下,海底捞正式在香港上市。

这个出生于四川简阳的70后,经历了20多年奋斗,最终站在了名利场的中央。

“五年以后,海底捞有两种可能性。第一种可能性是不行了,管理跟不上,肯定完蛋。第二种可能性是活下来,那五年后一定面临国际化的问题”,2013年时,张勇如是说。

五年过去了,海底捞没有完蛋,不仅活了下来,而且活得还很好,并且确如张勇所言,走上了通往国际化的道路:去港交所上市了。

据海底捞9月24日公告,此次将全球发售4.25亿股,其中香港发售3820.8万股,国际发售3.86亿股。发售价每股17.80港元;每手1000股,申购一手需1.78万港元,成为香港史上入场门槛最高的新股。

由于9月25日香港放假一天,因此海底捞的暗盘市场在9月24日已开始交易并已涨了不少。据辉立交易场资料显示,暗盘收报19.26元,较招股价17.80港元涨1.46港元,涨8.20%。每手1000股,不计手续费,每手赚1460港元。

24年间,海底捞从寻常街头一锅热腾腾的火锅成长为搅动资本市场的头牌中式餐饮企业,张勇功不可没。

8000元四张桌子白手起家

2018年,海底捞24岁,算起来,它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娃。

简阳是张勇的老家,也是四川省农业人口最多的一个县,经济并不发达。张勇的家庭也不富裕,童年时恰逢物资匮乏期,他印象最深的回忆几乎都与之相关。

少年时期的张勇,并不爱读书,初中毕业之后在父母的要求下进了简阳一所包分配的技校学电焊。不过在技校,他结识了人生的好朋友,也是他后来的创业伙伴——施永宏。

1988年,张勇毕业后被分到国营四川拖拉机厂当电焊工。彼时,中国的改革开放浪潮正在激烈涌动,不少人辞去铁饭碗“下海”,幸运者们则成了中国的第一批“万元户”。看到别人发财,张勇也开始渴望外面的世界,他不再满足每个月93.5元的工资,寻找做生意的机会,他倒腾过违法的“博彩机”,结果钱被人骗去了,生意不疾而终。之后倒卖过汽油,也失败了。

两次赚快钱失败的经历,让张勇意识到,“我这样没有上过大学的人,没有背景,还不认命的人,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就是别怕辛苦,别怕伺候别人。”于是在工作之余,张勇开始做起了麻辣烫的生意。

两年之后,1994年3月20日,张勇跟女友舒萍,以及施永宏及其女友李海燕,四个人凑齐8000块,打了四张火锅桌,开起了火锅店——海底捞的第一家店。

四个人都不是做餐饮出身,海底捞的口味自然也没有什么竞争力。

张勇承认,海底捞从创立之初,就不是靠味道取胜的,“那时我连炒料都不会,火锅味道很一般,想要生存下去只能态度好点,客人要什么速度快点,有什么不满意多赔笑脸……这也算歪打正着,因为火锅相对于其他餐饮,品质的差别不大,因此服务就特别容易成为竞争中的差异性手段。”

而关于海底捞“变态”服务的开端,2011年的《中国企业家》杂志曾经有过描述:

“开办火锅店初期,一天,当地相熟的干部下乡回来,到店里吃火锅。张勇发现他鞋很脏,便安排一个伙计给他擦了擦。这个小小举动让客人很感动,从此,海底捞便有了给客人免费擦鞋的服务。

一位住在海底捞楼上的大姐,吃火锅时夸海底捞的一种辣酱好吃。第二天张勇把一瓶辣酱送到她家里,并告诉她以后要吃海底捞随时送来”。

这样的服务,也让海底捞逐渐在简阳做出了名气,也招揽了不少回头客。

1999年,张勇决定让海底捞“走出去”,第一站选在了西安。而后从西安到郑州再到北京、上海……海底捞的火锅版图不断扩张。

截至上市前,海底捞拥有及经营的餐厅数量已经达到了320家,包括中国内地的296家餐厅以及24家位于台湾、香港及新加坡、韩国、日本、美国的餐厅。而根据此次招股书,至今年年底,海底捞将开设180~220家新店,此次募集的资金60%将用于门店扩充。

  “家文化”管理模式与资本家

北大教授黄铁鹰曾在《海底捞你学不会》提到,在张勇的管理理念中,有两个重要的概念:一是“客人是一桌一桌抓的”;一是“员工是一个一个吸引的”。在海底捞,“抓”靠的是服务,“吸引”靠的是家文化式的管理。

黄铁鹰在书中有这样的记录:18岁的杨小丽为了还债,当时在海底捞当服务员,一个月160块工资。临近过年,家中债主上门,妈妈让她先借800元应急。张勇知道后,借了800元给杨小丽,并且表示:这债由公司还了。

“从此,我就把海底捞当家了,谁要敢损害公司的利益,我就跟他拼命”。杨小丽也成为海底捞日后发展的一员猛将:19岁成为海底捞第一家店的经理,21岁海底捞去西安开店,她被张勇派去独立管理西安店。

除此之外,海底捞在员工培训、住宿方面也非常舍得下功夫。海底捞规定;必须给员工租小区房,不能是地下室;空调热水、电视电话、电脑网络要配齐;宿舍距店面步行不能超过20分钟;夫妻都在海底捞的,要尽量提供单间房;宿舍还要专门配保洁阿姨。此外,张勇也曾提过,每年过春节,会给员工的父母发红包,让员工邮寄回家。

“家文化”成为海底捞“变态”服务的重要支撑。但上市之后,海底捞的温情管理文化能否适应资本市场的更为严苛的监督与审查,也是外界关注的焦点。

其实早在上市前,张勇就已经意识到“家文化”式管理的问题所在。

2015年曾经有媒体报道,海底捞新员工的流失率高达70%,而在此之前海底捞的员工流失率只有10%。

对此张勇曾回应,问题一直都存在,“家文化本身是他们的想象,是媒体、(黄铁鹰)教授还有我们员工自己想象的”、“你去看一下《资本论》,就知道我是怎么剥削你们的。其实我一点都不善良,算账很清楚。我只有把账算清楚,你一个农民才可能在北京买房子。现实是残酷的,我不能天天靠理想过日子。我得打败竞争对手,我得想办法让客人来吃饭,我得赚钱!不赚钱,我死了你也死了,这是很简单的道理。”

话虽然如此,但是海底捞在员工福利的支出上依旧延续着以往的风格,这在上市招股书中也有体现:2015年海底捞员工福利支出是1.90亿,而到了2017年达到3.72亿,占收入的比重从27.3%到29.3%,占去了大部头。

精明的商人和他扩张的资本版图

今年5月,当海底捞的上市招股书公开之后,关于海底捞股权争夺的故事在网上流传开来。

来源是《中国企业家》的一则报道,大意是说:海底捞创办不久后的一天,张勇提出要开个会,而当时舒萍和李海燕正沉迷于打麻将,没理会张勇。

本来就不喜欢打麻将的张勇,突然把麻将桌掀了。张勇把掀翻的桌子翻过来,脚踩着散了一地的麻将开始开会。张勇说:“一间正式运作的公司,必须要有经理,我决定我当经理。”施永宏等人都同意了。

这个略带痞气的故事一度传播很广,不过《新京报》采访一位接近施永宏的人士否认了这个说法:“这太戏剧化了”,真相是“协商达成的”。

在该人士眼中,施永宏是一个“特别和善的人,可以一起抽烟喝酒吃火锅的人”,而张勇是一个“强势、精明、洞悉人性的‘商人’。”

实际上,张勇也的确是一个天生的商人。中专毕业的他,这些年为了做大做强海底捞一直在进行变革,也有人评论“家文化”管理下的海底捞,早就发生了变革。

财经根据公开资料梳理发现:为提高单店效率和盈利水平,张勇在海底捞引入分店竞争分级制,末位淘汰;为保障食品安全性,海底捞在北京、上海、西安、郑州建立物流配送和原料基地,集中处理食材,改善食品供应链。此外,他去美国考察,回来后便改革员工薪酬体系,实行计件工资,不过这也引来过海底捞内部的一些争论。

在张勇的带领下,海底捞逐渐坐上了中式餐饮行业的头把交椅,并且慢慢建立起完整的上下游产业链:成立了蜀海集团、颐海集团、扎鲁特旗海底捞,分别负责为海底捞供应需加工的食材、火锅底料和羊肉产品。此外,还单独成立了蜀韵东方和微海咨询,专门为门店提供装修服务和人力资源管理及咨询服务。对供应商也有着完整严格的管控体系。

2016年7月13日,颐海国际在港交所正式上市,成为海底捞系企业中首家登陆资本市场的公司。马云旗下云峰基金曾持有颐海国际6%的股份,在其上市后退出。

海底捞系第二家上市公司是优鼎优餐饮,2017年4月在新三板挂牌,实际控制人是张勇弟弟张硕轶。张勇夫妇控制的静远投资通过子公司静海投资,合计持有北京优鼎优餐饮股份有限公司55.9%的股份。

除去餐饮企业,张勇的野心和事业已在更多的领域完成布局。

据一财报道,早在2012年,海底捞就曾以股东身份入股和邦股份,与硅谷天使、德泉投资等创投机构一道,成为了涉足PE的战略投资者。当时,海底捞斥资约1000万元,认购了和邦股份200万股,持股比例0.57%。

同年,在张勇的带领下,海底捞设立了全资子公司上海海悦投资,负责海底捞对外投资管理。

值得一提的是,海悦投资持有安徽讯飞至悦41.3%的股份,科大讯飞旗下的讯飞智元持有51.7%。同时,张勇在讯飞至悦担任董事,而其董事长则为科大讯飞的董事、副总裁胡郁。据悉,海悦投资此前先后对外进行过10笔投资。

据新京报报道,海底捞还是上海云锋股权投资中心的大股东之一,而后者的股东名单中则包含腾讯、巨人投资等重量级的公司。

海底捞得名非常偶然,本意是四川麻将的一个术语——最后一张是自己摸到,并且胡牌。

刚创业的时候,张勇为起什么名字而发愁,当时的女友后来的太太舒萍正在打麻将,恰好摸到最后一张牌并且胡牌,是要加番的。舒萍很高兴,就对张勇说你还在这愁眉苦脸干什么,就叫海底捞吧。

如今看来,港交所上市,显然不是海底捞和张勇的最后一张牌。

(参考资料:新京报,《中国企业家》,时代周报等报道)

责任编辑:梁斌 SF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