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云老和尚的传奇人生:饥寒、疾病、被打,渡过十难终成高僧
来源: 匿名 2019-11-06 15:34:41 热度:3983
传说中的120岁和尚徐云老和尚许云于清朝道光二十年七月三十日出生在福建泉州。这是老和尚的第一个难题。老和尚已经放弃了爱,离开了婚姻。这个月7日,一个乞丐看到老和尚生病躺在雪地里,无法说话,知道这是冻伤

传说中的120岁和尚徐云

老和尚许云于清朝道光二十年七月三十日出生在福建泉州。当时,他的父亲是泉州地区的一名官员。他摔倒在地后,变成了一个肉球。他的母亲吓坏了。她认为将来没有生儿子的希望,所以她死了。这个家庭不知所措,问了许多经历过世界许多变化的老人。他们也不知所措。每个人都认为这个怪胎是一个不祥的征兆。第二天,我打算扔掉肉球。正在这时,一个卖药的老人用刀打碎了肉球。是个胖男孩。当每个人都在哀悼时,他们喜出望外,被共同的母亲王抚养长大。然而,母亲的生命已经逝去,再也无法重现。如果菩萨不是卖药的老人,那么今天背弃老人的老和尚呢?这是老和尚的第一个难题。

清咸丰八年(农历五月初五,19岁),老和尚逃到福州鼓山永泉寺。老人经常给他穿衣服和刮胡子。第二年,鼓山的妙莲和尚送给他一枚戒指。时间过得真快!老和尚已经放弃了爱,离开了婚姻。这将需要20多年的时间。想到陶产业没有取得成功,整天随波逐流,我心里感到惭愧。我送了五套礼物来报答父母的辛勤工作。清光绪八年(仁武四十三岁),七月一日,浙江普陀法华寺开始焚香。当时有四位禅僧,即甄、邱宁、山崖和觉城,他们都是附香的。渡海后,没有多少日常旅行。四人在湖州、苏州、常州等地停留。他们都退到了中间。老和尚独自前去朝拜,并去南京的牛莉荣祖塔、渡江和芝浦口的狮子山寺拜年。第二年,香从狮子山升起,从苏北进入河南省。它经过洛阳的凤阳、濠州、凌昊、嵩山、少林寺和白马寺。它熬了一整夜,风和雨都很亮。如果是这样,它会全心全意地崇拜和念菩萨的圣名。它将是苦的、快乐的、饥饿的和充实的,没有挥之不去的想法。

从12月到黄河,铁路卸载并穿越武陵。一个月的第一天是在商店度过的。这个月的第二天是过河。走路太晚了。没有人可以走。路上只有一间有货摊的小屋,没有人住。老和尚站着休息,盘腿坐着。晚上又雪又冷。第二天早上,我抬头看到它已经变成了一个琉璃世界。雪有几英尺深,没有出路。过去没有人在那里,我不知道去哪里。

茅草屋没有栏杆,老和尚开始时又冷又饿地坐着念佛,然后蜷缩在一个角落里。雪越大,冷越冷,肚子越饿越死,正念不会被忘记。在1号、2号和3号,如果是雪,如果是冷,如果是饥饿,它会逐渐昏迷。雪在6月6日下午停了下来,我看到了太阳的影子,但是我病了,不能起来。这个月7日,一个乞丐看到老和尚生病躺在雪地里,无法说话,知道这是冻伤。他把雪拉开,用帐篷里的草煮黄色的米粥。老和尚吃了之后,取暖器又复活了。否则,它会在雪中冻死。这是老和尚的第二个难题。

清朝光绪十年(沈嘉45岁),老和尚在第一个月2日开始从洪福寺烧香,来到怀庆府。这个城市的小南海不允许凭一张票过夜,必须离开城市留在路边。夜间腹痛极其严重,礼拜持续到本月初的第四天,导致晚上发冷。在这个月的第五天,痢疾爆发了,日常生活仍然不情愿。13日,他们到达黄沙岭。山顶只是一座被毁的寺庙,没有避难所。到目前为止,他们还不能走路、休息、吃饭或喝酒。他们日夜腹泻几十次。他们无法出发,也没有路人。他们所要做的就是等待死亡。在晚上15号,我看见西墙下着火了。起初我怀疑是歹徒。仔细一看,原来是文姬。我欣喜若狂。胡雯和文姬接过火,对老和尚说:“师父,你怎么还在这里?”老和尚把发生的事情一个接一个地告诉了文姬。

那天晚上,文姬坐在老和尚旁边,又给他拿了一杯水吃。16日,文姬给老和尚换上脏衣服,给了他一杯药。他17日退休,吃了两碗黄色稀饭,汗流浃背,内外都感到轻松。18日,他病得轻多了。老和尚谢过文姬,说:“孟先生让我松了一口气。我很感激。”文姬说:“这是小事。没有必要谈论它!我发现自从去了洛杉矶后,你没有去过很多地方。我不知道你能去哪一年。你身体不好。表演是绝对困难的。你不必崇拜。仪式是一样的。”老和尚回答说:“你的善良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我生来就没有母亲。母亲为我而死。父亲只有一个儿子。我和我父亲私奔了。父亲因为我辞职了,他的生命很短暂。天堂如此之大,他已经为此沉思了几十年。”

我在此希望面朝大山,并请求菩萨多加被子。愿我的父母早日摆脱苦难,拥有一片净土。不管情况有多困难,如果你没有到达圣地,即使你死了,你也不敢收回你的愿望。文姬说:“你真诚的孝心很强,这很少见。”。我今天要回台湾,没有急事。我愿意照顾你的行李,陪你旅行。你只是表达敬意。你不那么累了,而且你的头脑是固定的。老和尚说:“如果你能做到这一点,你的功绩将是无限的。”。当我参观五台时,我会把其中的一半还给我的父母以证明菩提。一半会给你作为回报,好吗?文姬说:“不,你是小思,我是对了,别谢我。”。“文姬照顾了他4天,他的病已经大大减轻了。这是文殊菩萨第二次出现,拜访老和尚的心,也是解救老和尚的困难。

清光绪十年一月十九日,黄山岭古庙的熏香治好了老和尚的病。文姬负责所有的食物。老和尚渴望停止呼吸。他在外面无事可做,在里面也没什么可担心的。疾病一天比一天好。从早到晚,他可以走45英里而不感到任何疼痛。三月底从相寺到太谷县,见知客仪式。当朋友看到文姬时,他问老和尚:“你是谁?”老和尚说的是实话。客人严厉地说,“当你出去散步时,你不符合当前的情况。由于这些年北方的饥荒,你要去哪座山?需要照顾什么样的高级官员?如果你想享受快乐,为什么要出去?你看到什么样的寺庙大门,留下门外汉的账单?老和尚听了他的批评,不敢附和,只好承认错误,离开了。

知道客人说:‘这太离谱了!由你决定。谁请你来的?老和尚听见这话不对,转过身来说:“温先生,请你留在客栈里。”。“我该怎么做才能扰乱一个秩序?”知情人说,“没关系。文姬说:“它离五台山不远。我先回去。慢慢来。你的行李很快就会被送到山上。老和尚不能留下来。文姬走后,客人变了脸色,好心地把账单送到厨房的热锅里泡茶,亲自煮面条,陪他吃。老和尚非常惊讶地看到这种蔑视过去、尊重未来的行为。他一个人也没照顾,问他的客人,“这里有多少人?知道客人回答:‘我在外河已经很多年了,回到方丈身边,年复一年的饥荒,留下我一个人,这里的食物也做好了。

刚才的举动是一场游戏。我很高兴我没有看错。那时,老和尚非常难过,感到很难过。勉强吃了半碗面条后,他离开,去街上的旅馆找文姬。他在任何地方都找不到他。4月18日,月亮像白天一样明亮,老和尚想追上文姬,于是他在星夜来到太原朝拜项羽,心急如焚。第二天,大脑发热,鼻孔出血。20日,我去了黄图山谷的白云观。当我看到老和尚流血时,不允许我在账单上签字。我几乎没有在外面过夜。20日,我一大早就进入太原市,到达了极乐寺(Gokurakuji)。我因没有在账单上签字而受到责备。我一大早就出城去做礼拜了。我在北门外遇到了一个年轻的和尚,文贤。当我看到老和尚走过来迎接我时,我拿着橙色的行李休息了10天。我逐渐从疾病中恢复过来,恢复过来,继续烧香。这是老和尚的第四个难题。

清光绪十八至二十年,老和尚在毛鹏、翠丰、九华山学习经典和教育。扬州高民寺住持郎悦大师二十一岁(二老五十六岁)去九华说高民寺有朱恩人。他玩了12个7,甚至是旧的47。他希望老和尚去高敏参加。老和尚同意了,下山去了大童弟港。他沿河旅行。当水位上升时,他做了一个转变。船要了六枚硬币。老和尚没有半个字的身体,船径直向鼓走去。老和尚别无选择,只能来回走。突然,他滑了一跤,跌入水中,日夜漂浮在沈懿周围,流向蔡士奇附近。渔民们逮捕了他,并打电话给霍沙库基的和尚认领了它。住在赤山的和尚很震惊,于6月28日冲进寺庙去救苏。这是老和尚的第五个难题。

清朝光绪二十三年(五十八岁),他在十一月得了一场重病。他不能拜佛,渐渐变得沉重。他只能躺下,不能坐下,而且没有有效地服药。当时,公众认为他不舒服,于是他们把他转移到如意辽,在那里他第一个表现出对阿育王寺的亲和力。主管法院的宗亮和陆小姐在许多方面帮助了他。这需要金钱和努力,但疾病仍然必须消失。老和尚以为这个世界的命运会结束并让它过去,但他的心很焦虑,因为他无法下定决心。几天后,八个人来到棚户区,告诉他们17号是燃烧的日子。老和尚坚持要参加,但第一个不同意,担心他的生命会有危险。老和尚没有意识到眼泪顺着他的脸流了下来,说:“谁能避免死亡?我想报答妈妈的好意。我想指出,如果我的病停止了,生活会有什么好处?”宗亮入狱时才21岁。听到老和尚悲伤的声音,他感觉到老和尚的孝心,忍不住哭了,说:“别担心,我会帮你实现你的目标。我明天会邀请你去修道院。我先给你安排一下,好吗?”老和尚非常感激。

17日早上,宗亮请他的弟弟宗欣帮助老和尚烧伤手指。几个人轮流帮助他到主厅,向佛陀致敬,并向公众宣读各种仪式、仪式和自白。老和尚致力于念佛和向他慈爱的母亲皈依。起初他感到疼痛,然后他的心逐渐清晰,最后他变得聪明和清晰。念及“藏于法界的阿弥陀佛”,全身84,000个毛孔一起升起。当时,仪式结束后,老和尚站起来向佛陀致敬,没有得到帮助,也不知道他病了,所以他步行向公众表示感谢,然后回到老挝。所有的人都对这个希望感到惊讶。

清朝光绪二十八年(仁义六十三岁),老和尚来到峨眉山,爬上金色的屋顶,看着佛光。这和鸡足山的佛光一样。他晚上看了一万盏灯笼,就像在五台山崇拜智灯一样。到了寺观,老和尚真的很荣幸。他是全山的领袖,也是本族的工匠大师。他七十多岁了,见了几天面,聊得很开心。下山后,他们跟随西乡池风景区、大鹅寺、长征坪、碧螺寺、峨眉县、峡江县到达银村,穿过流沙河。随着水位的上升,老和尚要求陈洁大师上船并交出他的行李。老和尚正要上船,这时绳子突然断了,水流很快。老和尚用右手爬上了船弦。船上挤满了小人,会微微倾覆。老和尚不敢动。他顺流而下,沉入水中,直到黄昏,这时船停泊在岸边。直到那时,人们才把老和尚带到船上。他的衣服和裤子都湿了,他的脚被小石头割破了。

清朝光绪三十一年(六十六岁),老和尚去了仰光,参观了大金塔,参观了各种圣地,并经由槟榔屿回到中国。船到达港口。船上死于疾病的乘客悬挂旗帜以“限制攻击”。整艘船在着陆前需要在远处的山上接受检查。整艘船大约有1000名乘客。上山后,老和尚晚上暴露在阳光和雨水中,没有任何遮盖。每天给他一小碗米饭和两个萝卜。他自己做饭。医生一天来看他两次。一周后,一半的乘客去了那里,十天之后,所有的乘客都去了。老和尚独自一人。那时,老和尚的心极度焦虑,病情越来越严重。他形容这是悲惨的。他渐渐不能吃喝了。18日,医生来命令他搬到一个干净的房间。没有人住。老和尚现在很开心。一位老人来检查船。老和尚问他的籍贯,知道他来自泉州。

他叹了口气,说道,“这个房间是给垂死的病人准备剖腹产的。”老和尚解释说他要去悟空寺。老人大声念道:“我给你一些药。”一碗沈欢茶被炒了,最好吃两天。老人补充道:“当医生来的时候,听听我的咳嗽声,然后站起来振作起来。医生会给你一些药。不要吃。”正如他所说,当医生来的时候,他被迫吃药和烧水,但不是没有。当医生离开时,老人来问他是否吃药了。老和尚如实告诉了他。老人惊叫道,“很难活下去。明天会有人来剖腹产。我会给你药,希望佛祖保佑你。”第二天早上,老人又来了,看见老和尚坐在地上。他睁着眼睛看不见任何人。老人抱起他,看到地上满是血。老人又吃药吃了。他给老和尚换了衣服,洗了地。

叹了口气,说:“其他人服了昨天的药水,但他们没有等到呼吸停止。你不应该死。佛陀有一种精神。九点钟时,医生将解剖你的腹部。我咳嗽一声,你就会看起来好些。”九点钟,医生来了,用手指着老和尚,微笑着离开了。老人说,“他嘲笑你,不应该死。”老和尚让老人给医生送些钱,让他出去。所以他给了医生40元钱,给了老人20元钱以支持他在仰光的生活。老人说,“我不要你的钱。今天的医生是个红发男人。你不能说明天是吉林人。你可以这么说。”已经很晚了。对这位老人来说,他已经同意外国人给24元钱,明天就可以释放了。第二天早上,医生来了,叫船过海。老人帮助老和尚上船,并租了一辆车带他去广府宫。灾难开始过去了。

清朝光绪三十三年(68岁以下),他于9日进入曼谷。约会后,他的脚瘫痪了。起初,他只是假装自己已经死了。后来,他不能拿筷子吃饭。他需要喂食。托管人雇佣了中西医药。针灸和医学没有效果。他的嘴不能说话,眼睛看不见,医生也无能为力。然而,老和尚身体和精神都很干净,没有感到疼痛。一切都被放下了。老和尚只有一件事不能放下。那是什么?没人知道:老和尚不会说话也不会写字,如果他化身时火灭了,因果又如何颠倒呢?我流着深深的眼泪,默默地祈祷叶佳德高望重的大师能被加入。那时,有一个住在中南山上的奇妙的元氏。看到老和尚流着泪,微微动了动嘴,他走近听。老和尚让苗苑喝茶,为叶佳祈祷,并带走他内心的冷静,也就是做梦。

看到像叶佳这样的老和尚,坐在老和尚旁边,用手在老和尚的头上摩擦。他说,“比丘!如果你不离开你的身体,你不用担心,只要用你的斗篷当枕头就行了。”老和尚听到后,把自己的斗篷当成枕头。当他回头时,他看不见德高望重的人。他浑身冒汗,说不出他有多高兴。等到舌根逐渐转动,请苗苑去华佗开个药方。只有木梳夜清沙是规定的。服用后,眼睛可以看见,嘴巴可以说话。另一方面,只有红豆被用来煮粥而不是吃杂物。吃了两天后,头可以稍微动一下。然后是红豆。从那以后,他吃豆子,便便,污秽如黑漆。渐渐地,他知道自己可以起来,带着疼痛和瘙痒行走。20多天后,这场灾难是唯一的出路。

这位老和尚自68岁脱离灾难后,一直在和平地传教和建造寺庙,直到1951年111岁。不幸的是,在民国四十年的春天,在云门打开的时候,一百多人突然到来。除了搜查和检查整个寺庙,老和尚被关在一个房间里,没有食物和饮料,排便或排尿后不准外出。伊登日夜沮丧。就像坐在地狱里。三天后,十个人走进房间,强迫老和尚交出金银枪。当老和尚拒绝时,他遭到毒打。首先他用一根木棍,然后用一根铁棍打他头上的血。他的肋骨断了。他边打边问。老和尚盘腿坐下来。当金木递过来的时候,他发出一声巨响。

他一天被打四次,然后被扔在有蹼的地上。人们以为老和尚死了,就扬长而去。深夜,侍者帮助老和尚坐在沙发上。另一天,当公众听说老和尚没有死,他们回到了自己的家。他们看见老和尚悠闲地坐着。他生气了,把自己拖到了地上。他们用大木棍打他。十多人一下子踩在他的鞋子上,从五个小孔出血,躺在地上。他以为自己会死,又扬长而去。侍者拥抱了老和尚,在沙发上坐下。五天后,老和尚逐渐躺下作为吉祥的标志(如佛陀涅槃的形象)。经过一天一夜,没有静止的运动。侍者用草试了试鼻孔,没有动摇。然而,他的体温仍然活着,他的脸看起来像生命。24小时后,他轻轻地呻吟了一声,并扶他坐了起来。服务员叫服务员安顿下来睡觉。老和尚叫侍者慢悠悠地听佛法。几天后,公众看到老和尚行为怪异,变得越来越多疑,并相互窃窃私语。其中一个僧侣,看起来像是领袖,问他周围的僧侣,“为什么这个老家伙不能死?”和尚答道:“老和尚为众生受苦,为你解除了灾难。很久以后你就会知道了。”首领听到后,非常害怕,不敢再给老和尚下毒。这是这个时期老和尚最大的灾难。

秒速快三app